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浪漫台商黄景山嘚哭与笑

发布时间:2019-07-12 20:41:36

浪漫台商黄景山的哭与笑

编者按

2006年12月《厦门文学》杂志刊登了一期纪念厦门经济特区建设25周年专号,其中一篇《一个浪漫台商的创业传奇》,厦门作家沈世豪以浓墨重彩的笔调,报道了厦门台湾民俗村“村长”黄景山来大陆创业的酸甜苦辣。 台商来到大陆创业,好比到了一个大游泳池,有人游得“胜似闲庭信步”,有人游得沉浮难料,我们既要捧给成功者鲜花,也不能忘记给受挫者以鼓励的掌声。在此本报特选登该篇报告文学,本文有所删节。沈世豪 黄少毅

厦门,美丽的环岛路,如写意的飘带,系起台湾海峡两岸多少让人潸然心动的故事。2005年5月黄金周,随着首届海峡两岸蝴蝶节的隆重开幕,已经沉寂了四年之久的景州乐园即厦门台湾民俗村,又欢腾起来了。 当一群群游客,走进有着3000多平方米的全国最大的室内生态蝴蝶园,20000多只来自台湾和大陆各地的珍贵的彩蝶,在一片鲜花、绿树以及奔腾的瀑布中翩翩起舞的时候,黄景山笑了。 他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到祖国大陆投资的成千上万的台商中,黄景山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的故事,以他经营的台湾民俗村为背景,足以演绎出一幕幕让人感慨不尽的活剧。

厦门,美丽的环岛路,如写意的飘带,系起台湾海峡两岸多少让人潸然心动的故事。2005年5月黄金周,随着首届海峡两岸蝴蝶节的隆重开幕,已经沉寂了四年之久的景州乐园即厦门台湾民俗村,又欢腾起来了。 当一群群游客,走进有着3000多平方米的全国最大的室内生态蝴蝶园,20000多只来自台湾和大陆各地的珍贵的彩蝶,在一片鲜花、绿树以及奔腾的瀑布中翩翩起舞的时候,黄景山笑了。 他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到祖国大陆投资的成千上万的台商中,黄景山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的故事,以他经营的台湾民俗村为背景,足以演绎出一幕幕让人感慨不尽的活剧。

父亲看着黄景山被晒得一身黝黑,心疼得哭了起来

和许多到大陆来投资的企业家不同,黄景山原来不是从事实业的,他是一个音乐人,曾在台湾中视大乐队服务。神游于飘飞的音符里,生活浪漫而摇曳多姿。夫人相夫教子,还颇有经营头脑。家中有15个兄弟姐妹,9男6女,其乐融融。如果不是意外的一次经历,或许,他今天在台湾,依然过着平静而丰富的日子。 时代造就了全新的他,也编织了一部情节跌宕起伏的动人的创业传奇。 1989年2月22日,他像千千万万漂过海峡的台湾同胞一样,到厦门旅游。厦门和台湾当局管辖的金门诸岛,仅一水之隔,两岸相望,用肉眼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山脊、村庄,还有高高耸立的电视发射塔。 在台湾的时候,他多次随团到大、小金门及大担等岛屿演出。在那里,人们用望远镜看厦门,就像在厦门许多好奇的游客用望远镜望金门一样,是必不可少的节目。如今,真正踏上了梦魂牵绕的地方,音乐人灵魂深处那根特别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 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什么都感到新鲜、好奇,什么地方都想跑去看一看。到了厦门,闽南最为庄严华丽的南普陀寺是一定要去的。拜过温文尔雅满目辉煌的南普陀寺里的千手观音,他心里就像有圣洁的莲花在盛开,一片空明澄澈。 在一位新认识的陈姓年轻人的带领下,他到了厦门环岛路旁的黄厝村。说起来真是有点缘分呀,此地并不是旅游点。开始,他以为这里的村民肯定是黄姓,他出于一种认祖归宗的意识才去的,到了那里,才知道,该村绝大多数的村民姓林,黄姓的村民只占小部分。 听说来了台湾同胞,乡亲们都很热情,几杯浓浓的闽南功夫茶喝下去,大家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拭目细看四周的景色,他不由大吃一惊:此处的风景怎么如此熟悉?青山、巨石、村舍,甚至村前那棵长须飘拂遒劲挺拔的老榕树,几乎早就鲜活在他的心坎上了。 他一拍脑袋,兀地想起来了,哦!原来,他经常到金门诸岛看大陆,从望远镜中看得最清楚的地方,就是这里。细细看村后的金山,巡视片刻,突然,就像神奇的艺术灵感叩击心胸:他仿佛发现一个佛光普照的天地,整座山就像亭亭玉立的观音,伫立在蓝天碧海之中,那么慈祥,那么动人。 从事艺术的人常常被突发的灵感所折服,他们太相信感觉,太相信偶然和机遇,仿佛,这是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用西方着名学者柏拉图的话来说,这是神的暗示和恩赐。而黄景山后来逢人常说,是观音菩萨引他到这里来的。 此地原来是部队的营盘。山上有许多天然的洞穴,足以藏下千军万马。两岸用大炮进行对话的日子,不知有多少炮弹落在这里,至今,依然可以寻觅到炮弹爆炸甚至洞穿留下的痕迹。后来,海峡两岸相对平静,部队撤走了,白云苍狗,一片寂寞。 这里依山面海,视野开阔,山水俱佳,抬头就可把金门诸岛收入眼底,的确是办公园开发旅游的黄金胜地。他突发在这里投资的念头。一个台湾的音乐人,毫无从事实业的实践经验,仅在七天之内,他就要下了18000平方米的土地,并立即请太太从台湾汇来了五万美金,提前签下了租地开发合同。 他想得非常富有诗情画意,以彰显闽台文化同源同根为主题,建设一个具有浓郁台湾民俗色彩的大型公园,集观景、旅游、休闲为一体。他提出的广告词是:山水有情,人间有爱。镌刻在石壁上,并做成大型的横幅标语,高高地挂在公园的大门口。 他的创意新颖,投资厦门建设义无反顾的一片赤诚之心,立即得到了厦门市政府和当地村民的全力支持,也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大媒体的高度评价。1993年,工程破土动工,1995年正式对外开放。 新落成的景州乐园即台湾民俗村,洋溢着浓重的台湾民俗风情。公园中的台湾蝴蝶馆、山水盆景园、独具特色的高山族舞蹈表演厅、日月潭、游乐园,尤其是被列入厦门20名景之一的金山松石,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一时游客如云。 事业的成功给了黄景山先生极大的鼓舞。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年的收入高达1400万元。他是个典型的平民老板,经常和工人们一起在工地干活,厦门的太阳很是厉害,黄景山一身黝黑。他的父亲从台湾来看儿子,看到他的模样,心疼得哭了起来。

资金短缺几乎使他陷入绝境,有时太难过了,他就躲进山洞里大哭一场

音乐人总是充满幻想的,他们往往把现实生活看成像五彩缤纷的音符一样美丽。黄景山为自己能在这里寻找到这片圣地而兴高采烈。他把所有的情感、兴趣、追求都倾注到这片土地上。 他太追求完美了,一处景观刚建好,且耗去了不少的钱,他一看,不满意,没有感觉,大手一挥,立即下令:拆!轰隆一声巨响,推倒重来。他好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又像是一部大合唱的风流倜傥的大指挥,全神贯注,神采飞扬。  公园所有的收入都投了进去,还不够,他飞回台湾,把家中祖传的二块黄金宝地也卖了,当时,台湾的地价好。两块地,居然卖了5000万人民币。他毫不犹豫地把这笔巨款卷到厦门,再投进去。 他对这片土地入迷了,对他的事业完全进入一种如痴如醉的忘我的状态。他和其他员工一起干活、拼命。许多人也和他一样入了迷。鼎盛时期,有240多人跟着他。 回忆那段艰苦创业的日子,黄景山说:我“疯”了,跟着我干活的那些人也“疯”了,因为,建设资金需求大,他们经常拿不到工资,没有工资,也跟着我干。那几年,一边是一群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游客,一边是浑身是汗、灰头土脸的建设者。 公园的面积由原来的18000平方米,扩大到50000平方米、200000平方米,最后膨胀到300000平方米。台湾民俗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然而这位浪漫而不乏大气的台湾企业家,本质是音乐人。到了2001年,他终于发现,由于长期的负债经营,摊子铺得太大,财政上出现了严重的赤字。 台湾的家里还有祖传的二块地,这是最后的祖业了。他不由分说,急急飞回台湾。按照他的预想,这两块地还可以卖几千万,只要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轻松地摆脱困境。可是因为市场因素,台湾的地价猛跌,已经跌到还不及过去三分之一的最低谷。他只好失望地回到厦门。 资金,已经拉开架势快速发展的企业一旦缺乏资金,就像嗷嗷待哺的孩子突然断了奶,乌云立即淹没了明媚的阳光。形势不断严峻起来,200多名员工的工资无法及时发放,虽然他和下级的关系向来十分融洽,素来以传统的兄弟相称。 全国着名的盆景专家陈集胜先生,带着他精心制作的数百盆盆景到了这里,成为民俗村一道十分靓丽的风景。他的工资也长期没有发。实在没有钱吃饭了,他就找到黄景山,说道:“大哥,我没钱吃饭了。”黄景山才不得不付一点饭钱救急。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有不少的大企业看中了黄景山经营的这块宝地。为了解决资金短缺危机,黄景山也准备稀释部分股权。先后有菲律宾和南非的企业家表示了合作的意向。但他们发现黄景山经营的土地,手续还没有办妥,只办了施工的蓝线图,没有办下使用的红线图。 这个洋溢着浪漫主义气息的台湾企业家,对企业经营实在是外行,留下了一块致命的硬伤。正是书生气太足的缘故,他失去一次次机会。 资金断了链,许多工程不得不停工,连平时的维护都困难了。巨型的“恐龙”没有声音了,并定格在一个僵硬的动作上。楼、台、亭、阁的油漆开始剥落。荷兰式的大风车也停止了转动,数百只象征祥和的鸽子也不知飞到那里去了。金山上的观音,眼睛里含着忧伤,瞻念前程,黯然神伤。 一切恰似大潮退尽,一派出奇的荒凉。黄景山束手无策,眼看好端端的公园,一天天地走向衰落,有时太难过了,只好躲进山洞里大哭一场。 他觉得对不起远在海峡彼岸的妻子。她含辛茹苦,独自拉扯大了两个孩子,并把家里所有的积蓄倾囊付给他办企业,落到这种境地,怎样回去向她和家里的其他人交代?他也深深愧对同甘共苦的员工们,没有工资,他们的日子怎么过?

他和员工大谈井冈山的红军精神,唱起了红军歌曲,挥拳高喊“坚持就是胜利”

更大的麻烦正等着他。到了2004年,他已经累计欠薪800多万元,有228人没有领到工资,许多人已经是五年没有领到应得的工资了。当年,一片凯歌飞扬的时候,大家跟着这个长着一张黑红的脸,壮壮实实的台湾老板,尽管经常没有领到工资,但看到事业的希望和光明的未来,可以勒紧裤腰带,拼命往前冲。现在,一切几乎烟消云散,非常现实的经济问题即生存问题,便严峻地摆在人们面前。 黄景山自己经常连买快餐的钱都没有了。原来的200多名员工,只剩下30多个最铁的人始终跟着他,艰难地维持着残局。他们自己掏腰包吃饭,他们中的多数人,不相信这里还有振兴的希望,而主要是被黄景山的精神所感动、激励。 最让他们感动的是,这个台湾老板居然和他们大谈井冈山的红军精神,唱起了红军歌曲,鼓励大家坚持下去,挥着拳头喊:坚持就是胜利。 是什么力量支撑着黄景山呢?他只说了一个字:爱。他对这片故乡土地的深沉之爱,使他虽九死而不悔。他没有退却,依然侍弄他的蝴蝶谷、蝴蝶园,创造蝴蝶自然生态区,依然构想他的闽台文化、万石山石文化、闽台风情等等。 他不相信他的失败。可爱的理想主义、浪漫主义依然活跃在他的灵魂深处,在最困难的时候,他请厦门的权威部门对他的资产进行了评估,除去土地,有形价值依然在9000万元人民币以上。此地叫金山,守着金山,他不相信会饿死,不相信没有明天。 就在黄景山苦苦挣扎的时候,被欠薪的员工可坐不住了。其中的137人不得不依靠法律,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到厦门市劳动局申请仲裁。此项厦门最大的欠薪案,引起政府有关部门和许多市民的关注。黄景山无奈地坐在了告他的员工们的面前,他诚恳地道歉,表示一定会兑现他们工资的,他不会自杀,不会逃离厦门。 有三个春节他都没有回家了。人们同情这位落难的台湾老板。他比过去黑多了,也瘦多了,只有那双眼睛,依然不乏诚实、期待和幻想。经政府调解,双方终于签订了调解协议书。 落难的黄景山想起了许多。其中最让他难忘的是1999年9月,胡锦涛同志亲自到台湾民俗村,认真地倾听他的汇报,并饶有兴致地观赏了这里的山光水色,叮嘱他在开发自然的同时,要谨守保护自然、美化自然的原则,给了他极大的鼓励。他坚信,台湾民俗村决不会就此落入死亡的陷阱。 2005年1月,黄景山拿起笔,壮起胆子,向厦门市人民政府写了一份措词恳切的报告,题目是《关于恳请尽快解决厦门台湾民俗村建设用地红线图及配套项目的紧急请示》。如果台湾民俗村的用地红线图能够解决,拥有300000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的黄景山,还有什么困难不能迎刃而解呢?不知有多少有远见的投资者,正睁大了眼睛看着黄景山,这个守着金山的台湾人! 在这份几乎救了黄景山的命的重要报告中,最后他这样写道: 我个人独资开发建设这片山水,已倾囊用尽了全部的家产积蓄。近两年多企业陷入如此严峻窘迫的危机情势,政府部门还要求我一定先把拖欠员工的薪资解决后,才给予办理完善建设用地手续。为什么不能创造条件,乐观其成,让我先办好投资方要求的建设用地红线图,尽早付清拖欠员工的薪资呢?难道要让已近山穷水尽的我,先拿刀回台湾抢钱来应急后,才有机会再朝奋斗的目标迈进及实现追求的理想吗? 这份报告不仅送到了厦门市人民政府,而且还送到福建省委、中共中央、全国政协、台盟中央等部门,也送到胡锦涛等中央领导那里。濒临绝境的黄景山急了,一个人急了,说话、做事就不会那么讲究分寸,讲究圆融通达,他在呼喊,呼喊救救他的事业!

多年来融资的最大障碍终于可以解决了!黄景山笑了

2005年1月20日,很快就要过年了。这天早晨,黄景山像过去一样,仍然在金山上忙碌,他要在这里挖掘开辟一处慈光普照的“观音洞”,竖起33尊精美的观音菩萨,让海峡两岸同胞共同供奉的美丽之神,永远在这里护佑着台湾海峡的和平和安宁。 天开云绽,望眼欲穿,救命的真菩萨终于来了! 来人是厦门土地房产局局长林长树。他手上挥舞着一份文件,他毫不讲究官场上的风度了,大声喊着:“景山,景山!”他在为这位台湾同胞激动和高兴。因为,他带来了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厦门市规划局根据市政府办公会议决定而联合下达的红头文件,文件明确告知:同意台湾民俗村即景州乐园仍作为大型旅游景区项目,为规划用地功能,在不得改变土地用途的前提下,请尽快按照相关管理规定,继续申办用地审批手续。它意味着:台湾民俗村用地的红线图已经可以申办了。 多年来黄景山融资的最大障碍终于可以解决了!困扰台湾民俗村生存和发展的资金问题也将烟消云散。 山在笑,海在笑,黄景山也在笑。回头一看,金山上的观音菩萨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用一位伟人的诗句来描绘黄景山先生此刻的心情,恰到好处。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用地问题的最终解决,为几乎陷于绝境的黄景山,开辟了通往理想境界的坦途。 包括利息在内的900多万元的欠薪款,到今年7月份为止,一分不剩地还清了。多年的自责,卸去沉重的心理负担的黄景山,把一腔心血扑在深层次开发金山石文化的事业上。 应当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厦门这座“一城如花半倚石”的海滨城市,无数阅尽岁月风雨的石头,造型奇异,各具千秋,真的会唱歌哟!和金山上的奇石耳鬓厮磨了十多年的黄景山,最了解这些无言的朋友了。 古人咏石曰:带山疑似兽,侵波或类鲸。此地的石头真是太美了!那是汇聚人间珍奇的群雕,那是天地神奇的造化。看着看着,几乎每一块石头都可以演绎出一部千古传奇,向黄景山倾诉绵绵不绝的情思。 金山被冷落太久了呀!古人给它起这个动听名字的时候,或许就天才地预料到有一个浪漫的黄景山,漂过台湾海峡,会来执着地叩开它的秘密。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纸醉金迷,多少人向往日进斗金的“金山”,金钱几乎被妖魔化了。有谁会倾情这满山巨石的金山呢? 在黄景山的眼中、心中,这些石头比真正的金子还珍贵,因为,他看出了金山上石头的灵性。人们常说,黄金有价石无价,原因就在这里。 让人们不得不佩服的是,黄景山不仅看到了那些裸露出来的石头丰富的审美情趣和意味无穷的审美境界,他还凭自己独特的敏锐的艺术感觉,发现被沙土掩埋的部分,蕴藏着更为丰富乃至巧夺天工之处。 他组织一队强壮人马,在金山上开始一个清理沙土的巨大工程。他亲自担任总指挥、总设计师。这个浪漫的台商,身穿一身运动服,又恢复了当年创业时的那一股“疯劲”,他没有戴手表,经常忘记了时间,有时,甚至忘记了吃饭。 他痴迷上了金山上的石头,但不是像那些退休的人们,在自己的斗室里把玩石趣,而是在松涛、海涛交响的地方,开掘、创造一个恢弘壮阔的艺术天地。他是在潇洒地演绎一首山海深沉博大的交响诗!好一个浪漫可爱的黄景山! 挖去数米高的沙土、浮石,一个蟠桃献瑞的石头造型,赫然展现在人们面前。那是左右两块足有数百吨重的巨石,从天庭王母娘娘的豪华寿宴上不慎跌落下来,落到寂寞的金山上,已经有几万年了吧,今天,终于被黄景山从层层的沙土中挖出来了,它们获得了新生,也获得无数青睐的目光。 一个巨大的“佛”字,按照唐朝一位着名书法家的遗墨,镌刻在一面石壁上。抬头一看,一个将近20米高,披着巨大袈裟、头戴尖顶帽子的活佛,依稀就站在你的面前。细看,嘴边还留有几缕胡须,真是栩栩如生。 那可不是一般的佛,而是神通广大可以降龙伏虎的天佛。因为,在他的身旁,正好有11米多高的石虎。天佛训虎,天下一幅绝景。此虎原来只露出一个4米多高的虎头,黄景山沿着它的背脊往下挖,挖了7米多深,清理去碎石、沙土,虎刚劲的腰,雄劲的尾巴,全部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这头被埋没了上万年威震山林的百兽之王终于脱颖而出。 金山上龙盘虎踞,神仙出没,还有海里的蛟龙、海龟、鲸鱼、巨鳌。当然,也有温顺的送客的狮子,甚至善良朴实的村姑、樵夫等等。无数的沙石、沙土被黄景山层层清理完之后,一个“天上人间”的佳境,终于亭亭地活现在人们的面前。 瀑布、流泉,从数十米高的山崖上奔泻而下,疑是银河落九天,仿佛,瞬间就落到你的心田里。山上有了水,就有了灵动的神韵。金山上原本孤立的洞穴,经过黄景山的精心设计,通过险峻的“一线天”和崎岖的小径连在了一起。千回百转,意趣盎然。而巍峨的山崖上,一座耸立云天的“接天台”,更是把金山的无数美景,尽收眼底。 金山活了,金山空灵了,金山真正恢复并焕发了它的神姿仙态! 黄景山笑了。他笑得是如此的幸福! 海峡两岸的人民都爱喝茶,尤其是闽南人,更是以喝“功夫茶”而闻名天下。黄景山在金山许多幽静的山洞里、阴凉的石壁下,以及古松浓荫遮蔽的地方,特地开设了茶室。喝茶人是清静而超脱的,一方石桌,几张石椅足矣!品茶、品石、品山、品海、品人生况味,喝到神来之处,也可以和慈祥的观音娘娘对话,甚至,把丝丝缕缕的思绪,借沁人肺腑的山风,交付近在咫尺的大海,牵起海峡彼岸同样多情的山山水水。 以金山深沉厚重并洋溢着浓郁传奇色彩的石文化为主体,以飘逸的茶文化和慈悲的观音文化为两翼,台湾民俗村又一次开始翱翔了。 黄景山,功德无量,事业的前途无量!

seo网站优化入门基础
免费微店
微信小程序如何制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