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霸天刀客 第287章 还是分开吧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2:39

霸天刀客 第287章 还是分开吧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周若琳娇声娇笑。“他很傻是不是?让别人占自己的便宜,还要给人找理由,找借口。看他勉强说服自己的表情和对我的海誓山盟,我真的心疼他。他是一个好人。我是一个坏人。对他坏对你也坏。既然我和你在一起,让两个喜欢我的男人都受到伤害,为什么还要和你在一起呢?”

“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琳儿,这是爱情不是同情!”

“我不相信爱情了,我只相信人了。他是我唯一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没有了这份相信,我生存的意义也没有了。”

“屁话!全都是屁话!你!你……是不是睡了你就可以得到你的心?让你什么也不顾?什么爱情的都不要是不是?”

“你想要我就要吧,我给你。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欠。我去做他的女人,你回去做你的少谷主。”

是缓过来了劲儿,还是被周若琳刺激的,李凯锐来了力气推倒周若琳,压在了她的身上。重新把系好的纽扣撕开……“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李凯锐绝望的嘶吼,低声的哀叫。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周若琳凄惨的笑着说着对不起,对自己身上的男人说对不起。“我对不起呀……”

李凯锐的腰没有任何的知觉,刚刚一股激劲儿把自己的身体扔到周若琳的身体上。等要去解女人的裤子时,要挪动自己的身体时,发现自己指挥不了自己的身体了。从腰向下,一直到大腿。诡异的是脚还能动!

李凯锐在哭,周若琳在陪着他哭。两个泪人,哭自己的伤疤,也在哭对方的伤疤。

李想烊知道周若琳在哪里闭关。他用最快的速度找了来。来到桃源谷的人太强大,强大到李想烊赶路的力气好像都不够用。总是嫌弃自己飞得太慢。怕自己去晚了,傻侄儿做出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山谷出现在视线里,脚上的力气顿时小了许多。速度还是一样的快,发虚的步伐在看到两个叠压在一起的男女时,彻底的软下来。

“祸事来了!祸事来了。”

李想烊不是自己来的,他的身后跟着好些人。除了秦湛外,有六名关奉义的贴身护卫。出发之前展破魂打过招呼,关奉义知道有些人要自己安置,特意多带了些人手。

李想烊出发的时候,事先安排好的护卫马上跟了过去。为了让少主安心和表达出对少主的敬重和重视,秦湛抢着去迎接少夫人。

李想烊看到的,后面的人都看到。他们看到的和李想烊看到的一模一样。理解上绝对的南辕北辙。被男人扒得光光的,压在下面的女人在痛哭。压在上面的男人在捶打着地面发泄什么。这个画面分明是女人被这个男人强什么暴什么了。

一股子轻柔的风从李想烊的身旁吹过。李想烊知道是后面的那位超级高手出手了。想要救,怎么救?刚刚动起救人的心思,还没有想到怎么样出手去救,李凯锐在李想烊的眼前,被一剑去掉四肢。

凌冽的刃气拂面,受惊的一瞬,周若琳看到一件皮袍罩在了自己的身上。神灵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跪伏在自己跟前。他的后面一群高级修武者同样的跪拜下来。

“老奴来迟,令少夫人受辱,罪该万死。”

“请少夫人责罚!”

神灵一样的人还有高级修武者说的话周若琳不懂。现在她才转回来意识,去寻已经绝望的李凯锐。找到了,凯瑞哥哥就在一个修武者的手里。活生生的被人用剑分成了一具……木头桩。“这是碎尸吗?你还活着吗?”

周若琳傻了。

李想烊心疼得麻木。

秦湛起来,打个手势让关家校尉抬起周若琳。看到爬过来的德宇。

“我是德宇。她是我师娘。”

“是少主的徒弟。”秦湛吩咐。“一起带上。”

飞在空中,秦湛经过李想烊的时候冷冷笑。“真没想到第一刀竟然是对你们这些蝼蚁!”

秦湛当先,校尉紧随其后。李想烊麻木的跟在最后面。失去控制的事情,已经不是自己能处理得了的。怎么办?李想烊不知道怎么办。

李群英看到了自己的孙子,亲的。李凯锐的惨像不妨碍他想亲自动手宰了他。整个场面很让人不舒服。鲁帆在笑,好多人的表情都是笑。

嘲笑。

知道为什么是嘲笑。跪在地上的李群英感受得非常的真切。

展破魂不看下跪的李谷主,仔细的看身边的周若琳。为她整理散了的头发,为她擦抹脸颊上的泪痕。周若琳的泪已经不再流。骤然变换的身份,这个被这么多超级高手围拢的,他们口中的少主。这个在关心自己的男人,还是那个跟着自己有过海誓山盟的老男人吗?

展破魂把嘴巴贴在周若琳的耳边,用极其低的声音说:“对不起,是我的疏忽没有预料到这个。我会处置好。”

机械的点下头,周若琳木然看着展破魂。

“少主,这桃源谷我看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熊罢天绝对不能答应今天发生的事情!”

“熊叔,借一步说话。”

“少主你这是?”

“来来来。”拉着熊罢天到后面,展破魂左右看看。鲁帆好奇的看展破魂的样子,觉着很好笑。和陆华生说道:“我们这个展师弟,怎么像个小偷一样?”

陆华生道:“听祖师说起过,其实展祖平时也是这个模样。从来不是一个规矩人。”

“嗯,不规矩。要不然怎么能杀尽天下四方?”鲁帆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一样。音量足够让当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不过看我们这个小师弟也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如今这样,看来是有些隐情在里面。”

陆华生取出一个玉盒,上前到李谷主旁拉起他。“这是生肌接骨膏。名字普通得很,效果还不错。给那娃娃用上,虽然不能恢复如常般使用四肢,足够应付日常生活。以后的修炼,改走控制系就是。”

“李群英谢前辈大恩!”李群英作势下拜,陆华生笑言道:“快去寻那断掉的肢臂。若是晚了被野兽叼起

,空有灵药也无济于事。”

刚刚呆若木鸡跟着返回的李想烊,大梦初醒般去了桃源谷外。

这边的熊罢天十个不同意八个不愿意。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少主不是老奴拂了您的意。这件事万万不能如此作罢!少夫人受辱,不管什么原因,这是辱没了止戈武神,污了展氏一族的声誉。灭谷是最低限度的惩罚!”

“不是跟你说了,这个女人是我从那人抢过来的。总不能睡了他的女人再杀他全家?道理上不通!人不能像我这样不要脸不是?”

“少主喜欢她,是她的福分。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少主喜欢她,她就是少主的夫人!天底下有谁能拦?有谁敢拦?”

“通融下吧!”

鲁帆的性子有些急,看展破魂这边还在叽叽咕咕,不由得烦了。

“我说熊老,展师弟说什么便是什么,莫要言语纠缠。这里他做主吧。我们还有事要做,不要在这里耽搁时间。”

寇吉福一旁听到,不免犯愁。心说这个鲁帆长老看来一定是要出手了。和千源交换了眼神,具是有些担忧。

“好吧,既然鲁老发话,老奴不管就是。”熊罢天生气回了队伍。展破魂笑嘻嘻的回到周若琳的身旁。听到陆华生说:“那个孩子四肢我已经留下了膏药,能续接上他的断肢。”

“太好了,最难办的地方解决了。谢谢师兄了!”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周若琳看戏一样。等展破魂拉着她的手,要带她走时才进入到这个戏中。

“我不要走。”

“这里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你不用有任何的负担。”

“我不要走!”

“你喜欢他?是的话,我一起带着。”展破魂按住周若琳的双肩。“傀宝的事情已经解决。不过你的情况特殊。傀宝在你的身上出现了怪异,我不安顿好你,我不放心得然山的人。”

鲁帆过来,和声和气的对周若琳说:“展师弟说的很对。纵然是我傲意山出面,也只是缓上一缓。按展师弟所说,他们一定不会轻易让你走掉。”

“你们说的我不懂,也不怕。我的牙里有十全大补汤。来了人,我随时可以死。你不要担心我。我说要留下,是要等你来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

“约定?”

“对,你对我的承诺。如果现在你带我走,永远的带我走,永远的在一起我和你走。如果不是,我在这里等你。”

“琳儿,我们换个地方等可以吗?这里不安全。”

没有用语言回答,周若琳的头,摇的很坚定。

“你在这里,让我如何的放心得下。”展破魂抬起手,想要揽她入怀。看到周若琳坚毅的眼神,心下明白了一切。手到了腰间,停在了那里,猛地向上挥去。

眉山妇科医院
新余治疗白斑病费用
抚顺治疗牛皮癣医院
眉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