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宁小闲御神录第563章搞什么鬼

发布时间:2020-01-23 22:57:03

宁小闲御神录 第563章 搞什么鬼?

老板娘拿着一块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抹布过来,在桌上匆匆抹了两把意思意思就掉头走了。宁小闲分明看到桌上还有一层厚厚的油腻。

她微微苦笑,这里果然够“下里巴人”的。鸠摩这辈子何曾在这种小摊上屈尊过,顿时坐得极其端正,惟恐被油腻污手。

哨子趁着老板烧火做菜的功夫要了两瓶酒。

宁小闲哪里肯喝这种小摊上的劣酒,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自己今年新酿的灵酒,又取出红泥小炉,以银丝炭用小火慢慢煨上。

酒液青绿透明,在炭火的温度下,酒面上很快就泛起一层细小的绿色泡沫,显得格外清冽。哨子也好这一口,这时紧紧盯住灵酒,低声道:“这是什么酒?”

“是我自酿的酒,名为清碧。”

哨子点了点头,酒色清碧,这名字倒是很贴切。

说话间,老板娘已经咚咚咚往桌上扔了三盅陶罐。这罐子每个都有婴儿脑袋般大小,刚放到桌上就有一股子浓浓的肉香夹杂着药香扑鼻而来。众人抬头去看,原来是满满一大罐汤,汤面一层油花,几大块排骨在浅褐色的汁水里载沉载浮。

“闻着很香,这是什么?”舀进口里,舌尖觉出的第一种味道竟然是清甜,然后是鲜美浓郁的肉香,再之后是浓浓的中药味道。直到药味儿过去之后,那排骨的香气才又重新漫了回来,余甘无尽。

只一入口。她将心法都运用到了舌尖上,此刻汤中的秘密就不分具细地展现在她脑海中:为了使汤汁焙浓,棚子老板在这里面加入了炒香的蒜米。以及当归、枸杞、玉竹、党参、桂皮、牛七、熟地、甘草、川芎、八角、茴香、桂香、丁香及胡椒,用纱布包好了,所以汤水清澈不见杂质。这汤至少是用小火细细地炆了至少一个半时辰,将精肋排的油香都逼进了汤中,又不曾使肉块失去精粹,所以此时咬起脆骨还是有两分嚼劲。

“这家店老板管它叫做,骨肉分离。”

“……”这是什么破名字?不过基本熬烂了的排骨只要轻轻一提。肉块就从骨头上拆了下来,果然也可以称为骨肉分离了。如今还未到数九寒冬,然而中京夜里也时常飘雪。这样的热汤一上桌。顿时让人从头到脚都暖了起来。

嗯,这种做法,和她在华夏东南沿海曾经尝过的肉骨茶真是相似。

宁小闲汲了一口,笑了笑。突然将小炉上温好的灵酒倒了几滴进罐子里。顿时。一股奇异的香气被逼了出来,竟比之肉香还要浓郁好几倍。在她所熟识的古法炖骨当中,就有加入药酒的方子,灵酒比起任何药酒更香,所以这股子气味立刻远远地飘了出去。

“咦,好香,好香!”隔壁铺位上的油布突然一掀,一张大脸探了进来。这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环首大眼,满脸络缌胡。

他对座上三人瞧都不瞧。却一眼看到了小炉上的灵酒,眼珠子再也转不动,吸了吸鼻子道:“好酒,好酒。这是哪位的美酒?”

鸠摩瞪着他,面色不愉。宁小闲见过澹台翊馋酒的模样,知道好酒对于酒鬼是何等诱|惑,此刻觉出这人有趣,于是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一小瓮清碧酒,塞到他手里道:“只管拿去,问这么多作甚?”

这大汉顿时眉开眼笑,定定地看了她两眼,一个谢字也不说就缩回了自己的毡子里,随后高声唤店家拿炉子来,看样子也是要依样画葫芦,将酒温热了喝。

三人都不再管他,哨子就着美酒,开始低声讲述分别以来的情况。

才听没几句,宁小闲就失声道:“什么,你和谈姐已经生了儿子,还是一对双胞胎?!”

由不得她不惊。这两人手脚好快啊,虽说时间也过去了两年,但哨子长年在外走商,两人其实聚少而离多。啧啧啧,不管他们有多恩爱,这中奖率也真是高!

不过这家伙也太美满了,举家和睦,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自己还找回了修为,啧啧,小心遭天妒啊!

“你……小点儿声罢。”哨子木讷的脸上终于腾起两团红晕,也不知是喝了温酒还是害羞,“那时,我原以为人生至此即是圆满了,有了清荷和儿子之后,什么也没去多想。哪知不久之后,你差人将,将那样东西送来给我,我华氏一门的心愿,终于了了。”说到后来,忍不住低压了音量。宁小闲知道他指的是玉膏。

这件已经绝世的宝贝能修复他的灵根,令他重返仙途。事实上,他刚走近客栈的时候,她就已经觉察到哨子的气息了,同时感受到他身上的修为已经恢复到筑基期,看来经过一两年的调养,他的灵根资质已经恢复,可以正常修行了。

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哨子望着眼前的姑娘,心里五味掺杂,不知道什么滋味。

最开始她手无缚鸡之力,一身搏击的本事都是他传授的;不久之后,她开始踏上逃亡路,听说奉天府的二公子都在追捕她;再后来,她居然能令乌驮城的齐清泉听命于他,开始和云虎商队接洽做买卖;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她的消息了,谈清荷在家中无数次谈起她,毫不掩饰对她的思念之情。

她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却是从邓浩口中说出来的。邓老大说,宁姑娘的弟弟现在组建了商会,要拉我们一起干。

他们辗转反侧了十天,衡量了一切利弊,终于同意加入。此后,一路顺风顺水。现在,邓老大和他掌管着宁记十余支商队的运行,轻易都不用再跟队出行了。

谈清荷有孕不久,宁小闲派来的妖怪也将玉膏送到了他的手里。修仙者最烦恼之事就是无后。而他,圆满了。为此,他对她感激涕零,但他这人天生言拙,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眼前的姑娘面貌未变,但身份地位却已经天翻地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追着他要学功夫的小女孩了。而他对她也不可能像当年那样随意,她的面容上,已经带上了淡淡的威严,以及让他忍不住要垂首以对的高贵。

宁小闲沉吟了一下才道:“以你真正的资质,修炼到元婴期以上都是轻而易举。你有没有想过,今后谈姐要如何是好?”

哨子面容顿时凝住。一朝入道,人仙殊途,多少修士斩断情缘、抛家弃子,为的就是日后修行路上少些心魔困扰。哨子和谈清荷伉俪情深不假,然而谈清荷不过一介凡人,不可能陪他走到最后,这份情|爱萦绕于心,说不定最后就成了他的心魔。再说,谈清荷已是三十出头的妇人,虽是风华正茂,然而青春又有几年?哨子重返仙路,却是容颜不老,以后一个鸡皮鹤发,一个年富力强,他们二人之间,又要如何相处?

她看了哨子的神情,就知道这问题也深深困扰着他。只是红颜虽好,却向来是挡不住男人寻仙问道之心呢。她心里淡淡一叹,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来了中京?”

哨子稍作振奋道:“今晨才到的,随后去了宁记丹药行办了交接。为了这次白玉京发卖会,天上居向宁远堂采购了大宗灵茶,重量在十万斤,以作待客之用。涉及货物体积和金额都很巨大,宁记商队都是分了六次往返才全部运完。我跟随押运过来,所幸一路上虽然遇过盗匪,好歹也是平安送到了这里来。”灵茶是宁远堂的独门生意,单这一项,每年都能给她赚入大量绿莹莹的灵石。而宁记商队这一次入中京,恐怕也组织了浩荡的人手,茶叶重量很轻,炒制后体积却蓬松,十万斤茶叶,已经远远超出一般储物戒的能力,非大型商队无法运载。

他叹了口气道:“南方好几个州也不太平,最近水患频发。我们从南往北而行,一路上看到的,都是村庄被淹、疫疾蔓延、遍地饿殍的景象。每走上几十里,就有山贼盗匪来袭。嘿嘿,我们杀了几波才发现,哪里是什么悍匪,分明都是活不下去的百姓落草为寇。”纳了几颗花生放进嘴里,咬得嘎吱作响。

“水患?”宁小闲皱眉道,“你们走商路过那几条河,我西行时也路过,长年温和,就是连两岸农田都很少淹没,竟然会发大水?”

哨子道:“那几条河都是白涛大江的下游分支,我们沿着河岸往西北走的时候,听路上遇着的百姓说。那河底蛰伏着上古时期的大妖怪,也没当一回事。哪晓得有一天在江边上扎营时,真的看到了无数修士正在大江中央围住一个巨大的身影。”

宁小闲感兴趣道:“真有上古巨妖,什么模样?”上古的妖怪,她也会过不少了,长天、白虎,还有死去的龟仙人和阴九幽——的一个分身。

哨子苦笑道:“不清楚,它全身都浸在水里,看不清首尾,只露出了黑乎乎一段。我道行低微,又要守着货物,就不敢靠前。不过我倒是听到了大江中央的修士,对那黑色身影喊话。其他话听不清楚,只勉强抓住了开头的几个字。”(未完待续。。)

ps:12月9日

打赏致谢:hisokaqy(香囊)

长春中医看银屑病效果如何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的具体地址
贵阳癫痫病去哪治
北京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榆林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